6月4日上午9點,響水縣衛生局院內停著一輛已發動的汽車。
  “別通知鎮衛生院長,一步到村衛生室。”副局長林林邊招呼記者上車,邊吩咐局醫政科長沈暉。
  “哪個村?”記者問。
  “雙港鎮友愛村。4月15日那次暗訪,發現衛生室私進藥品,加重農民負擔。這次回頭看。”林林答道。
  “私進藥品怎麼就加重農民負怠奔欽卟喚狻�
  車出縣城,沈暉細說原委:全縣156個村衛生室,早就統一招標國家基本藥物、零差率銷售了。可有的村醫想多掙錢,就私下進商品藥,混在零差價藥里用,或者忽悠患者用高價藥。農民哪懂用什麼藥,又不會要發票,只有伸頭“挨宰”。
  還有濫用抗生素。本來開塊把錢中藥沖劑,喝幾天就好了。有的村醫,非讓你掛3天抗生素“消炎、好得快”,你能不多掏錢?儘管新農合報銷比例高,但自付比例也水漲船高。
  “這不僅增加患者負擔、浪費藥物,還讓人產生耐藥性,貽害無窮。”林林插話說,局裡訂硬杠子:私進藥,第一次罰款2000元;再犯,處理人。按規定,村衛生室抗生素使用率不超過50%,其中兩種以上抗生素聯用率不超過20%;輸液處方不超過25%,因為輸液用抗生素更多。
  車到友愛村。林林徑直走進衛生室藥房,從藥架上隨機選了頭孢氨噻肟、克林霉素磷酸鈉、清開靈3種藥,又從抽屜里取出1支紅黴素軟膏,然後,把這4種藥批號輸入電腦,根據顯示的數量盤點庫存。20分鐘後,滿頭是汗的沈暉宣佈,“賬實相符,沒發現私進藥。”
  “上次挨通報又罰了2000塊,誰還敢?”衛生室室長周明柱囁嚅道。
  “吸取教訓就好。拿這兩天處方來。”林林向他伸手。待17張處方看完,林林臉色才轉晴,“抗生素使用合理,輸液沒有。”
  見患者伏祥海躺在治療床上照理療燈,林林俯身問,“您的登記表呢?”“沒登記,鄉裡鄉親的,照燈不收錢。”周明柱搶著回答。“收不收錢我不管,但診療你要登記簽字。萬一你私下收了,我怎麼知道?”林林不客氣地搶白道。
  衛生室向東200米,是76歲村民李桂義的家。“最近瞧病沒?處方和收據在嗎?”林林見面就問。
  “開好藥,就留據;拿支眼藥水、拔個火罐,人家周室長沒收錢。”老人實話實說。
  “好藥貴藥,管用才行。您老幫我們盯著,一張處方超過30塊,就是違規。”林林希望群眾監督村醫用藥,老人連說“中”。
  離開友愛村,林林一行又“突襲”小尖鎮條房村衛生室。照例是盤藥品、查處方、訪群眾。
  “處方收費欄沒人簽字,有漏洞。”林林領記者來到滿是抽屜的中藥櫃前,喜形於色地介紹,“有五六十個品種,一把草藥能治病。”
  返城途中,記者忍不住發問,“局長親自暗訪是不是‘表演秀’?”林林朗聲大笑,從包里掏出張“暗訪排班表”給記者,讓沈暉再“從頭說”:
  今年初,群眾反映村衛生室“看病貴”有所抬頭,局裡便出台製度鐵腕整治,明確4位副局長每人帶一組,每月隨機暗訪兩三個村,一年內訪完。暗訪結果雙月通報,同鎮衛生院負責人的經濟處罰和職務去留直接掛鉤。“由於暗訪事關幹部考核,加上鎮村衛生統管,人情利益糾纏,所以才讓局領導沖在一線,做得罪人的事。”
  車駛進縣中醫院,全縣村醫合理用藥培訓班在此進行。記者緊隨林林上樓,在培訓教室末排落座,只見講臺上PPT顯示:用藥的經濟性、倫理性和合理性。來自鹽城衛生技術學院藥理系的秦紅兵老師,正傳授用藥訣竅,“能吃藥的不打針,能打針的不掛水。”
  課間,縣衛生局長李玉彥告訴記者,首期培訓156人,兩年內將全縣669名村醫輪訓一遍,要求他們做到“三合理”,即合理檢查、合理用藥、合理治療。因為,“一張處方,有時就是農民一隻雞。小處方里也有大民生。”
  嚴管縣鄉醫院合理用藥,防止大處方、大檢查,全縣人均醫療費及抗生素用量逐年下降,其中,縣醫院、縣中醫院抗菌素藥占比下降10%。李玉彥補充說,“當然,我們也穩步提高村醫收入。”
  “村衛生室面廣量大,私進藥、濫用藥問題很難管。響水以醫改惠民生,以明查暗訪促長效管理,城鄉兼管,既治了群眾的病,也治了群眾的窮。”省衛計委農衛管理處處長薑侖接受採訪時說。
  本報通訊員 王化傑 程君紅 李相全
  本報記者 林 培  (原標題:村醫處方,就這樣被擠了“水分”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bb00bbgmdd 的頭像
bb00bbgmdd

ROMAN

bb00bbgmd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