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監管部門不動真格,對非法行醫亂象嚴肅整頓,如果科普工作短板不能補齊,哪天冒出一個“神醫王萬林”,也並不奇怪。
  偽神醫胡萬林再次站上被告席,其涉嫌非法行醫致死案昨天在洛陽中院開審,這距他上次出獄尚不足3年。公訴人指控,包括胡萬林在內的4名嫌疑人,去年8月組織養生班時用芒硝沖兌的“五味湯”,導致22歲的大學生雲旭陽死亡。自上世紀七八十年代“出道”以來,胡萬林曾醫死多名患者並先後三次入獄。
  這已經不是胡萬林第一次卷入命案。據媒體報道,1997年7月,胡萬林在太原開辦胡萬林醫院,治死20餘人;1997年11月,胡萬林跑到陝西長安縣開辦終南山醫院,後因涉嫌非法行醫被處罰,當地民警曾向媒體稱胡萬林當時治死多人;1997年底,一名患腎病的工程師服用胡開具的中藥水後死亡……
  一個沒接受過正規醫學教育的行騙者,怎麼就成了江湖上的“神醫”,又為何能三番五次謀財害命?
  追溯胡萬林的成名之路,不難發現他背後有諸多推手。比如,當年他還在新疆服刑時,某些媒體就已開始“造神”;再比如,作家柯雲路1997年出版的70萬字巨著《發現黃帝內經》,濃墨重彩地將胡萬林包裝成了“當代華佗”;在去年的“養生班事件”中,也有專人負責對胡萬林進行包裝,並開班收錢。事實上,胡萬林、張悟本、劉弘章等偽神醫,都是一些利益團體忽悠人的“金字招牌”。
  不過,像胡萬林這樣的人能夠成為“不倒翁”,醫療領域的市場混亂和管理缺位難辭其咎。很多開醫館、出書的“神醫”,理論基礎都源於自學或“祖傳”的行醫知識,並沒有醫學常識和行醫資質。加之監管部門審查不嚴、發現問題後處罰不力,這客觀上縱容了“偽神醫”。像河南商丘市衛生局及相關部門當年那樣,在胡萬林治死多人後仍然“力邀”他去當地開辦醫院,就更是嚴重失職和荒謬了。
  當然,偽神醫以及相關組織能賺得盆滿缽滿,也與一些人科學素養偏低有關。在現代醫學越來越普及的今天,稍有常識的人,都不難識破“芒硝治癌症”“生吞泥鰍去虛火”等忽悠伎倆;隨手在網上搜一下,也不至於掉進那些早被“拉黑”的偽神醫挖好的陷阱里去。盲信盲從,讓那些招搖撞騙之輩總能找到忽悠的對象。
  已經年近古稀的胡萬林,很可能難逃第四次入獄的命運,今後恐怕再也沒機會謀財害命了。但是,偽神醫的威脅仍在——看看我們身邊,各種漏洞百出的養生類書籍依舊在各大書店暢銷不衰,養生類電視節目依舊紅火,這確實是一個既詭異又危險的信號。如果監管部門不動真格,對非法行醫亂象嚴肅整頓,如果科普工作短板不能補齊,哪天冒出一個“神醫王萬林”,也並不奇怪。
  相關報道見A16版
  本報特約評論員湯嘉琛  (原標題:偽神醫胡萬林為何總有市場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bb00bbgmdd 的頭像
bb00bbgmdd

ROMAN

bb00bbgmd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